【十年星光】社工价值|我的社工缘:同理心引导我成长


作者:葛婷婷 来源:歆然社工 点击数:  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06日

本文作者:葛婷婷,黄埔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一线社工,残康领域。
服务心得:深受社工价值理念吸引并被影响改变。
 
      佛说:一切有为法,尽是因缘合和,缘起时起,缘尽还无,不外如是。这句话说明了我和社工的缘分,因为因缘的合和,因为社工与我的性格相合能促使我成长,因而我选择做社工。
      在正式了解同理心的定义前,我总是被“觉得”对方需要我帮助,“觉得”对方很可怜的想法引导着与服务对象接触,又或者体会不到他的感受,理解不了他的状态,充满“他怎么会这样的呢”的疑惑!
      直到我接触了“同理心”这个理论,引导我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了解他的感觉及其内在的世界,把对对方的了解表达出来,让对方知到我对他的感觉、想法、行为有所了解和领悟。
 
故事一:
同理心让我理清自己的行为根源
      在未做社工前,我对于他人的情绪反应较为迟钝,不能体会她此时的想法及感受,且对于自己缺乏自控能力,容易冲动说出伤害他人的话。
      记得在大三实习期间与大学同学同住在一间宿舍里,平时我们感情很好,下班后一同去市场买菜,一起吃减肥餐,一起去逛街,形影不离。后来不知怎么的,俩人熟悉之后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就显露出来了,很多事情她都喜欢按照她的想法做,而我有想法却又不懂得直接说出来,而是以情绪、冷漠的方式展示,让对方觉得不知所措或觉得我不可理喻。因而在经过生活小事的积累后俩人开始有摩擦,俩人变得互相不交流。后来因为她半夜生病肚子疼,我却不理会的事情导致俩人关系恶劣到最坏的程度。记得当时她捂着肚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喊我的名字,让我帮忙拿点药给她吃,我那时睡意正浓,正是睡得舒服的时候,就是不想起床,因而叫她自己去拿。自那次之后她再也受不了和我住在一起了。
      那次借着喝了点啤酒,她终于爆发说出了自己的感受,觉得再也受不了我了,想要和我分开住。但我却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她有如此难过的感受,即使她留着泪说出来了,我也体会不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我在旁边很麻木地听着,想着怎么回事呢!不能体会她的感觉,只是有点慌张而已。
现在回想起来,才发现是自己的斤斤计较、是自己的冷漠伤了对方的心。如果我能在她疼得受不了,需要帮助的时候倒上一杯热水;如果我能在我觉得不满意的时候表达自己的情绪,提前思考对方会作何感想,则能免除一些不必要的矛盾;也就能够在她哭诉与我相处不愉快时能感觉到对方的压抑和压力,进而反思自己的行为和语言,向其道歉。
 
故事二:
同理心让我更理解服务对象
      在2016年年尾,因为服务的缘故,让我认识了一批热衷于医院探访服务的义工。在一次成长小组中,我了解到了她的特殊情况。
      那天我正在进行小组场室的布置,准备好椅子后,她到了。她一见到我,就用发抖着的双手握着我说“婷姑娘,我生病了,我有躁郁症”。我愣了一下,不太理解她突然而来的语言和动作,但我从她发抖的双手和紧张的神色可推断她现在很紧张、很焦虑。于是我握回她的双手问她,“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”?她说“是的”。我关心地问“这样会影响你参加我们的小组吗”?她回答“不会”。我回复“那你现在需要喝水休息一下吗”?她说“不用”。于是我邀请她签个到,找张椅子坐下。她回复我“谢谢你婷姑娘,我没事了”。只见她放松地几步走到花草旁边转身笑嘻嘻地看着我,似乎比刚才变得轻松了些。
     由于当时准备开展小组,没来得及与其详细了解情况。但我的关心话语缓解了其的紧张,且我对其生病的同理反应让其感受到我对其现状是接纳和理解的。小组结束后,我致电她了解情况、关心她,采用同理心的方式倾听她对自己病情的回述及当时的感受,虽然我对其经历感到同情,但我却用回应她的感觉的方式表达我对她的理解和支持。在之后的个案服务中,她觉得能从我这里感受到支持和理解,因而身心很放松。
 
故事三:
同理心让我放下包袱包容服务对象
      在我所接触的个案服务案例中,遇到过1位对社工服务不理解,将社工服务等同于托管服务的服务对象,有段时间我觉得其不可理喻,不值得为其服务,后来我用同理心换位思考,尝试理解其感受后,放下了对他的不满。
      当我刚开始接触该服务对象时,觉得他十分不容易,需要1人承担起照顾2位患有精神疾病家人的压力,而且其身边没有其他亲戚可以为其提供照顾或分担压力的支持。每次与其接触时,社工均会竭力为其孩子提供服务,服务之后尽量较及时地反馈服务情况给他,当他了解到孩子有所进步时会很开心地回应社工。但随后社工发觉在提供了服务后不能及时联系到该服务对象,与其事后反应需要及时接回孩子时其多用交通原因进行敷衍回应,会等到社工下班时间才来接回其孩子。起初社工当面向其反应情况,也用同理的方式理解其难处,但延迟接送的次数多了之后双方沟通便不畅起来,其也表示对于社工按计划停止服务的行为表示抗议,后来进行了投诉。在服务对象投诉期间其情绪很激烈,虽然社工尝试同理其需求,但其听不进社工的解释。由于服务对象的不配合,中心停止了对其孩子的服务。
      当我想起其语气激动,又不听社工解释服务安排的相关情况时,社工也会不自觉地有相应的情绪反应,感觉其不可理喻,又感觉自己倍受委屈。平静之后回想起来,我觉得遇到这种类型的服务对象对我也是种锻炼和成长,同时我也能在平复自己的情绪后同理回该服务对象的感受。服务对象的孩子多年来在中心接受服务,其也尝试过接受中心的喘息服务,之前社工虽有和其沟通需要准时接送孩子回去的事情,但都是依照计划继续服务,现在却要停止服务了,其心理方面难免会觉得紧张和不知所措,甚至觉得自己的权益受到了损害,一个星期难得的放松机会没有了。现在我再见到他时,比起之前宁愿不见的想法,反而会向其打招呼进行关心。
     社工之路很长,对于我来说可能开始得很难,有点晚了,但我觉得它让我受益匪浅,让我的思维更宽阔,心胸更宽广。
  
(编辑:宣传策划部)

关闭